我已经很久没有正常的睡眠了。现在是凌晨两点,我躺在床上睡不着又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于是写下这些文字。

毕业后的一年多时间,我在两路待了大概一个多月,因为疫情的原因在家里待了三个月左右。另外超过半年的时间都在花卉园度过,租住了中铁的家属楼7个月(包含在家时出租屋空置的时间),而后自今年4月下旬开始一直租住在花卉园西路的某个小区。

回想毕业后经历的种种,令我感到难过的是几乎所有事情的发生其实并没有完全遵循我内心的想法。包括工作、离职、搬家、与一些同学和朋友的相聚与离别等等,更多的是迫于生活而做出这样或那样的决定。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命运之手在推动着我走,如果命运存在的话。

如果命运真的存在,那我的命运似乎并不完美。我好像总是过不好每一个秋天,因为秋天很冷,而到了秋天我又总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我不知道季节的变化和自己的社交与生活状态是否真的存在关联,又或者是寒冷的秋天带给我孤独寂寞的感觉。总之,一旦到了秋天,我就感觉分外的难过。刘禹锡的诗里写到:“自古逢秋悲寂寥……”如果不看他的下半句就很能说明我的问题。但现实是我的伤春悲秋,全都是自找苦吃、自寻烦恼。

我总是过不好,又不积极地寻找解决办法,或是偶尔找到一些方法,又不积极地去实践它,总是奢求命运会突然改变。但另一面,我又相信自己不是一个毫无用处的人,相信痛苦的日子总会过去,依旧对生活充满热情。

快好起来呀!


喜欢凌晨从你家出门,头顶的月亮和突然的大雨,还有夜晚的出租车,风很大,司机很会侃。关于你的一切,我都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