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始讲述自己是如何从这样一个温暖的沼泽地中逃离出来的,现在,我坐在桌子前,脑子依旧一片空白。

  对于像我一样刚刚毕业的大学来说,花卉园是一个很好的地方。交通便利、房租低廉,所以我之前经常在出租屋的楼梯上碰到那些和我年纪相仿、光鲜亮丽的男孩女孩。每当我和他们擦肩而过,总是能想象出他们和曾经的我一样挤六号线去某栋高楼里上班。在那里,大多数人被包装成某某名校的本科生,因为研究生不是那么好包装,而专科生对于他们而言又是无须包装的。当然,我不排除有一些真正的本科生也住在我曾经租住的那栋楼里。不过正如之前所说,这些只是我和他们擦肩而过时的遐想,所以也就无关紧要了。

  让我感到难过的是,那些和我一样在高楼里工作的“高材生”们。当他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我们暂且把那些两居室以上分租给多人的小房间称之为“家”的话,思考的最多的可能是如何处理已经足够低廉的房租和令人欲罢不能的花呗。

  感到很累,空虚而迷惘。先就这样吧,也许我很快就会好起来。